筑路高铁 筑梦铁城
铁城监理重庆分公司安六铁路监理项目部 蔡旭
  时间:2018-12-05  点击量:   
【字体:

连绵的细雨,在松软泥泞的土路上,我追逐着那些或大或小却在雨水侵蚀下逐渐模糊的脚迹前行,时不时停下脚步,细数着身后那幼小而凌乱的新鲜脚印。在我叹息雨水很快没去脚迹的遗憾中,在母亲为找不出更多衣物来换洗我满身泥渍的絮叨中,我开始疑惑路的不同,想象着它的起点和终点。数年中,在这条系着家和学校的小路上,这条洋溢着童声稚语,承载着希望与向往的小路上,我思筹着它延伸的方向,能依稀明白的是它终会在某个节点连上大路、而或更大的路。

热辣的七月,那比声声蝉鸣更躁动不安的是高考学子期待考试成绩的心情,那比高原雄鹰展翅翱翔更加广阔的是即将离家进入心仪大学孩子的心绪。透过车窗,我看到了连接小路的大路,承载着汽车风驰电掣行驶的高速公路。我也听见了,父亲轻声的询问:“要不要再考虑下电子或金融方面的专业?”“修路架桥那是积德行善的事,有何不好!”那是奶奶的声音。汽车执着的行驶着,如同我的执着,我要探寻那远方,那未知却又令人向往的远方,我甚至想到,我要设计一条路,一条无限延伸的幸福之路。

晨曦初露,那比绽放的花儿更美好的心情只应是清楚自己喜欢什么,并且正在实现着它。那比晨啼的鸟儿更欢快的理由,只能是找到实现自己理想的平台,并被他接纳。是的,铁城我来了!这里,有游离的从业者们所渴望的港湾;这里,有在散沙中所渴望的团队凝聚力;这里,有共同的价值和理想;这里有“家”的文化暖透心扉。这里,诚信、严谨、团结、争先,样样皆有。当文化联接工程,当温暖抚慰冰冷的砂石,那必然是有温度、有态度的企业,那也是每位铁城员工的家。

月朗星稀,站立在成绵乐客专涪江特大桥的主墩连续梁节段上,数名完成张拉作业的工人正在收整着工具,哪位操着浓浓广元口音的工长善意的递过来一支香烟,随口说着:“我在外省打了十几年工,也修过铁路,但从来没这样来劲,这是修我们家乡自己的路哦”,“铁路通了,带着婆娘回她陕西娘家就方便了,呵呵。”是呀,这条路开通后将串起四川主要经济带,更将打通难于上青天的蜀道。听着桥下潺潺的水声,遥望青莲镇的李白故里,犹忆李太白“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畅想,更无需“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的无奈感叹。吾辈虽没有太白恣意豪放地诗情,却也有筑路高铁谱写蜀道华章的豪情!

室外飘起了淅淅沥沥的雨雪,入冬以来黔西的气候变化频繁且异常,监理部楼顶悬挂了两年多的“服务安六铁路建设黔西重镇,监理精品工程尽展铁城风采”横幅和公司标志,已被雨雪浸透并粘附着冰渍。两年多来,项目见识了云贵高原气候的瞬息多变,喀斯特地貌的艰险崎岖,经历了岩溶、暗河、瓦斯、危岩落石带来的步步惊心。雪过天晴,窗外山峦间已有些许积雪,洒落在灌木枝头的点点雪花,又似春花初绽,素净安好。人行道薄薄积雪上数行脚迹延伸远方,似曾相识的念想在心中泛起一阵悸动。此时楼道中传来婴孩清脆的啼哭声,那是小向家的宝贝孩子,去年还是我为他在项目上主持的婚礼,今年如愿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孩。思绪中,我置身楼顶,轻轻擦拭着公司标志上覆盖的冰雪,那环球状标志在冬日暖阳下熠熠生辉!更显鲜艳!

当我在某个间隙回味着多年前中国铁建股份公司组织的演讲比赛上,一位小蔡同志关于出国修建铁路的志愿和畅想;当我在为安六铁路某座隧道贯通稍感放松的时候;当我在与某位同仁诉说铁路情怀,且为一些现实困难有所忧心的时候。国家制定并全面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前方的路豁然之间变得宽阔而辽远,我为所处的时代喝彩,这是筑路人、筑梦人最好的时代。因为我们将沿着先祖们开辟的丝绸之路不断砥砺前行,我们将梦回曾经的楼兰、龟兹、月氏并直达罗马,探寻大汉天下的恩威浩荡,感受盛唐世界的无限荣光,最为重要的是我们将以和平共赢的方式重铸民族的辉煌!实现民族的伟大复兴!

曾坐着汽车颠簸于六盘水的峰丛叠峦,行走在岩溶洼地,难以释怀的是对坦途的渴望。曾登上高铁穿行于成绵乐客专每一个挥洒下汗水的站点,深深感受着天府之国的美丽富饶,难以抑制的是骄傲与荣耀。嗅着骄傲而微醺的味道,仿佛回到襁褓之中的我,酣睡于母亲怀中,列车沿着成昆线,驶向父亲工作的城市。永不停息的载着我和我的梦,去向无限可能的未来。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